长兴资讯网
热点专题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热点专题 >> 正文

没有朋友,是种怎样的体验?


文章作者:www.clickbmx.com 发布时间:2020-02-23 点击:1235



算算,我认识白洁已经17年了。

起初我不认为我会成为一个好朋友,但是后来我害怕我会走路,然后我就分手了。幸运的是,十多年后,我们终于相信我们的感情已经融入我们的血液,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。即使我们弄断了骨头,我们仍然连着肌腱,在我们的生活中,我们可能无法分开。

事实上,友谊没有特定的形式。从最初的不可分割,到现在的绅士友谊,我们经历了童心、依赖、尊重和独立。我们给彼此的是我们心中最真实、最沉重的部分。

给你我的光和热,让你温暖幸福,这就是我们友谊的意义!

01

有人说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会形成默契。例如,你不理我,我也不理你。但是我和白洁从来没有形成过这样的默契。

当我在高三的时候,我们被分成不同的班级。在一次学校会议上,我在班上等着白洁叫我一起去,但我一直等到所有的同学都走了。在她来之前,我跑到她的班级去找她,发现她已经不在了。对我来说,那时我是依赖的、幼稚的、反复无常的,我感到被遗弃了。

习惯了形影不离,突然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级,她原本害怕,害怕遇到新同学时会不理我,害怕和别人相处时不想要我,这很多人可能不明白,但面对友谊,这个小女孩是如此的可爱。

我独自走向会议厅,独自坐在后面的角落,默默地感到悲伤。会后白洁发现我和她一起吃饭。我故意忽略了她。她追着我问发生了什么。我仍然很固执,独自回到了教室。她也有点生气,所以她去食堂吃饭。

我一个人越来越难过。我只是分开了,没有和我一起去。我还有一年时间。我以为我要分手了。我倒在桌子上哭了。我哭得不够。当我听到有人敲窗户喊我的名字时,我抬头看见她站在窗户外面笑得合不拢嘴。她手里拿着一个剥了皮的鸡蛋,娇笑道:“我没有找你。是我的错,好吗?你不要哭。瞧,我是来为你剥鸡蛋求情的。”

我脸上仍有泪水,但我忍不住破涕为笑。她就是这样。你越忽视她,她越会忽视你。

毕业十年后,我去了北京,去了白街。我免费住在她租的房子里,由她照顾。那时,我们都很苦,没有钱,我刚刚找到的工作也不方便。因此,我每天在家的情绪都很低落。

有一天我直到九点多才回家。白洁买了方便面帮我做饭,但她一边做饭一边抱怨:“你看,我工作累了一天,被领导骂了一顿,回来后,我还得给你做饭……”

然后,我反复无常的癌症突然爆发,冲她大喊:“如果你不想做,就不要做,我没让你做。”我觉得我是生活在一个赞助者之下,所以我拉起我的手提箱跑了出去。白洁穿着睡衣和拖鞋追着我。她带着我说,“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?我只是随口抱怨,并没有说任何关于你的事。回家吧。”那时,是冬天,她冷得发抖。我看上去有点沮丧,但我很生气,不想走下台阶,所以我上了一辆出租车。

那天我在公司附近找到了一个地下室,当我睡着的时候,我发短信给白洁报告我的安全。我们大概有三四天没有联系了,然后白洁给我发了一条信息:“今天回来,我给你包饺子。”我回答了两个字:“好的。”然后他愉快地搬了回来。

好朋友不会沉默,但即使有矛盾,他们也不会影响彼此的感情,他们会在发脾气后和好如初。

02

当然,我不仅任性而且无知。我和白洁,十七八岁,大概都像紫薇和燕子。一个美丽、聪明、细心、理智,另一个凶猛、愤怒,但很有帮助。

我还在读高三,有一次白洁莫名其妙地不开心。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,她没有说出来。她是那种每次不开心时都保持沉默的女孩,她把气压控制得很低,任何接近她的人都会窒息而死。我最受不了这个,我说得越多,就越想知道。所以我去问她的同学关于

然后,我独自去了他们的教室,把男孩叫到门口。我二话没说,开始拳打脚踢他。可能这个男孩被打得很傻,甚至没有反抗。结果,在我玩得开心之前,我被一群女同学冲昏了头脑。当我走路的时候,我又踢又踢。我嘴里念念有词:“敢欺负我妹妹白,我简直不想活了。”我仍然想不出我当时怎么敢说这么大的话。男孩都180多岁了。估计人家的反手一巴掌能把我从二楼扇到一楼。

11年,我和白洁住在西道口附近。一天早上,我去赶公共汽车去上班,却发现路中间有一根电线杆。我打电话给白洁,告诉她早点离开。我去下一站看看是否能赶上公共汽车。结果,有太多的人在路边挡住了公共汽车。花了20分钟才停了一辆去六里桥的小巴。公共汽车上只有两个人。我恳求司机让他等一会儿,但是司机和车上的乘客都不同意开车送我。

这时,我的冲动开始发挥作用。我用双手抓住车门,用一只脚在车下欺骗了司机。几位乘客称我不称职。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品质和举止。我只知道我不能丢下白洁不管。我不得不为她保留这辆车。

后来,我经常和白洁开玩笑说,我生命中所有的泼溅都是为了她!

14年来,我在石家庄和白洁在微信上聊天。她说她丈夫在出差。她被开水烫伤了,整条腿都起了水泡。我隔着屏幕放声大哭。我向老板请假,并买了一张去北京过夜的机票。她一直告诉我,她已经吃药了,不需要去,但我知道,如果此时没有人陪着她,她会哭死的。

她是那种嘴上假装坚强,但内心却太软弱的人,即使有一点点不公平,她也不会偷偷难过很多天,但绝不会让别人知道。

03

这些年来,我和白洁一直很穷。我们学习的时候分享了一个馒头,毕业的时候分享了一碗面条。但现在回想起来,那是一起受苦的幸福。

高考后的那个夏天,白洁去了北京,在一家电影院做兼职,并和亲戚住在一起。我去北京找我妹妹玩,住在她租的房子里。白洁在度假时请我一起吃饭。她说,“我已经赚了我自己的钱。你想要什么,我就给你什么。”

我们俩刚从乡下出来,第一次进入北京。在学校吃食堂一天只需两美元。所以,当我们大摇大摆地走进一家干净舒适的餐馆,看着柜台前的价目表时,我们都傻了:最便宜的面条要18美元!

十年前,对我们这样一个贫穷的高中生来说,一碗18美元的面条真是高得离谱。

我偷偷拽了拽白洁的衣服,小声说:“太贵了,我们别吃了。”白洁低声说:“又进来又出去,真尴尬。”因此,她指着“财大气粗”的价格表,对服务员说,“那个,18元的面条,来,我们来一碗。”

嗯,这真的是一碗两个人的。

现在,每次我去北京,白洁都会带我去收集各种美味的食物,但我能记得的是原来的那碗面条。面条里有半个卤蛋。我用筷子打开它,一半是自己打开的。

04

17年了,我和白洁只在一起生活了五年。通常情况下,我们会去上大学,坠入爱河,分开工作。在未来,我们将有自己的家庭和不同的生活。然而,我们都知道,无论我们相隔多远,我们都将永远是彼此的坚强后盾。

这些年来,白洁经常觉得我很可笑。她说如果她不做好工作,她就不会做好。她说如果她坠入爱河,她会分手。她说如果她在一个好城市改变,她会改变的。她讨厌我反复无常,不务实。她责怪我幼稚又自私。然而,不管我遇到什么,她总会有一句话在等着我:“来我这里吃饭。”

我们之间有太多的差异。她想要的是带给她满足感的丰富材料,而我想要的是她内心的充实。然而,最强的友谊可能是看穿彼此的差异,但它仍然可以坚定地继续下去。

真理

她说:“我不在家的时候,你买了一台豆浆机来看望我的父母,现在我妈妈还在谈论这件事。”

我试着思考,但我记不起来了。

她说:“你看,我总是说我记性不好。你难道没有忘记吗?”

我说:“我记得我做过的所有坏事,但很容易忘记好事。”

白洁拍了很多照片。我们给我写信和寄明信片。我问她是怎么找到它们的。她说,“虽然我不经常带他们出去,但我会带他们去任何地方。”

这些字母中一定有成千上万的单词,四年来每天一个字母!

像我和白洁这样的朋友,我想这是我生命中唯一的一个,不会再有了!

在线成人小视频|强奸乱伦成人视频在线免费|成人视频1976

下一条: 抗美援朝时,还有一国秘密参战,帮中国打赢了“决胜”美军的一战